第1章 这是你的?

    “天策王,这是南国国王亲自送来的贺礼,国内十八处金矿开采点的拥有权。”
    “这是马国国王派特使送来的贺礼,马国海峡港口经营权转让协议。”
    “……”
    西境军用机场休息室内,身着戎装,佩戴上将军衔的黑雨,恭敬站在天策王身后,汇报着世界各国给天策王送来的厚礼。
    “都收下,替我谢谢他们。”
    黑雨身前的陈天策,缓缓转身,平静开口。
    “天策王,您真要回去?”
    黑雨斗胆询问。
    “当然,我女朋友等了我七年,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现在还一个人把订婚的事都安排好等我回去,我亏欠她太多。”
    陈天策说话时,脸上闪过一丝柔情。
    就在这时,一架专机,稳稳降落,停在机场。
    黑雨立正站好,敬礼相送,“恭送天策王。”
    陈天策点头后,登机,战机护航,前往林城。
    飞机上,陈天策目光温柔的望着手中存钱罐,万千思绪回到多年以前的寒冬,尚还年幼的他被燕京陈家赶出,饥寒交迫时,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,将装满零钱的存钱罐,送给他。
    正是这些零钱,让陈天策度过难关。
    当时,他并不知道这善良的女孩叫什么,只记得她戴着一串珍珠项链,项链上,还刻有一些复杂难识的图案。
    后来,陈天策找到戴珍珠项链的善良女孩,正是苏瑶瑶。
    在陈天策主动追求下,他们成为男女朋友,他对苏瑶瑶百般宠爱。
    后来苏瑶瑶弟弟苏人亮,酒驾将人撞死逃逸。
    苏人亮正是考博关键时期,苏瑶瑶希望陈天策帮忙顶罪,而且还向陈天策保证,只要出狱以后,他们就结婚,永远在一起。
    陈天策并没多想,直接答应。
    对他而言,这是报答苏瑶瑶之前的救命之恩。
    陈天策顶罪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,而入狱后,他被挑选入伍,秘密送往西境前线。
    七年来,他英勇善战,无所畏惧,击退无数敌人,保西境太平。
    战功显赫的他,破例被封冠军侯,功冠全军,首屈一指!
    七年已过,陈天策便接到苏瑶瑶打来的电话,要与自己订婚。
    他这次回去,想告诉苏家所有人,苏瑶瑶七年等待,有多值得。
    到了林城,他马不停蹄直奔苏家老宅。
    当他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来到老宅门口时,一眼便看到穿着旗袍的苏瑶瑶。
    七年没见,她还是那么端庄漂亮,落落大方。
    不过此时的她,显得格外生气,指着一个女人,气愤开口,“你是成心的吧!故意把蛋糕打翻在地,让我订婚仪式上没有蛋糕是吗?”
    “你这没人要的野种,一直都羡慕嫉妒我!”
    “瑶瑶姐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    啪!
    苏瑶瑶一耳光抽在这女人脸上,“解释个屁!给我滚!”
    毫无防备的女人,被打的踉跄几步,差点摔倒在地。
    看到这一幕的陈天策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    被苏瑶瑶打的这女人,陈天策认识,她叫苏涵月,是苏家老三收养的女儿。
    眉清目秀,倾国倾城。
    陈天策有些看不下去,上前走到苏瑶瑶面前。
    “瑶瑶,消消气,我知道你为我们的订婚仪式准备了很久,就算涵月做错了,也不至于动手打她吧!”
    陈天策说话时,很自然的伸手搂住苏瑶瑶的肩。
    啪!
    苏瑶瑶挣开陈天策,一巴掌扇在他脸上。
    “臭流氓,你干什么?”
    苏瑶瑶满脸惊吓,气愤的质问道。
    对于苏瑶瑶过激的反应,陈天策明显一愣。
    “陈天策?你手脚放干净点,别对我女儿动手动脚,我女儿不是你能碰的!”
    陈天策还没来得及说话,苏瑶瑶母亲赵海燕满脸嫌弃的呵斥。
    “阿姨,今天瑶瑶就要跟我订婚了,大喜的日子,不至于生气吧!”陈天策耐心解释。
    “你跟我姐订婚?我呸!你这坐过牢的废物,能要点脸吗?我姐怎么可能看上你这有前科的犯人?”
    “我姐的老公,是何家二少爷!今天叫你过来,是让你认清事实,别再纠缠我姐,你不配!”
    苏瑶瑶的弟弟苏人亮尖酸刻薄的开口。
    面对充满羞辱的嫌弃,陈天策皱眉。
    “我为何坐牢,你们心里不清楚吗?”
    “当然清楚,酒驾撞人致死,而且还逃逸。”
    苏瑶瑶的弟弟,苏人亮理直气壮的开口,脸上没有任何愧疚。
    “你应该好好感谢我姐,若非我姐劝你自首,你绝对不止判七年!”
    此言一出,全场一片哗然,所有人,用嫌弃和鄙夷的目光望向陈天策。
    “原来是个人渣啊!”
    “这种人渣太晦气了,滚吧!”
    成为众矢之的的陈天策,忍不住多看幸灾乐祸的苏人亮和赵海燕几眼。
    他没想到,盼了七年的回归,会是这般景象。
    就在这时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春风得意的走到苏瑶瑶面前,单膝跪地,从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盒子,取出一条项链,“亲爱的,消消气,这是我给你的礼物,喜欢吗?”
    看到这条金闪闪的项链,苏瑶瑶满脸兴奋,连连点头,“喜欢喜欢,太漂亮了!亲爱的,谢谢你!”
    苏瑶瑶说完,主动亲了何超群一口。
    看到苏瑶瑶的举动,陈天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    “你的订婚对象,不应该是我吗?七年前,你可说过,等我回来后,我们永远不分开。”
    正在欣赏金项链的苏瑶瑶,听到陈天策的话,满脸嫌弃,直翻白眼。
    “陈天策,你坐牢坐傻了吧,谁跟你说,我要跟你订婚了?七年前我随便说的话,你还当真了?”
    “我跟你这一无所有的人在一起干什么?喝西北风吗?”
    苏瑶瑶亲密的挽着何超群手臂,“这是我老公,何家二少爷!麻烦你以后别缠着我,别影响我们生活。”
    听到这尖酸刻薄的话,陈天策不敢相信,以前那善良的天使,怎会变得如此物质与现实!
    “瑶瑶,我朝思暮想了七年,做梦都想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你就这样对我?”
    听到陈天策的话,苏瑶瑶不以为然的冷笑,“你坐牢七年,拿什么给我幸福?你是有钱,还是有权?”
    就在苏瑶瑶直截了当开口时,何超群轻轻摆手,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。
    “瑶瑶,这小子死皮赖脸缠着你,无外乎就是没钱!”
    “这样,让他到咱们公司去扫厕所,月薪两千!”
    苏瑶瑶听后,嫌弃的看了陈天策一眼,连连摇头,“老公,他哪有资格去我们公司扫厕所,他没这能力,而且月薪两千,太多啦!”
    “一个有前科的犯人,有口饭吃,不饿死就不错啦!”
    “瑶瑶姐,你这样恩将仇报,过分了吧!”
    就在这时,捂着脸的苏涵月,有些气愤的替陈天策说话。
    “你说我恩将仇报?”
    被激怒的苏瑶瑶直直盯着苏涵月,“你这野种,狗屁用没有,瞎叫唤倒是挺厉害啊!”
    “我和他的事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    紧随其后,她将脖子上那条珍珠项链摘下,嫌弃的扔给苏涵月,“你之前送我项链时,说是你家祖传的吧,这破项链,配不上我,还你!”
    “我堂堂何家大少奶奶没你这种垃圾朋友,咱俩绝交!”
    听到这话,陈天策面色骤变,难以置信的望向苏涵月,“这珍珠项链是你的?”
    “是的,怎么了?
    打赏
   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用户协议 | 版权声明 | 帮助中心 Copyright©2022 dashengz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7797号-2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 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
    扫码关注大圣中文网